您好,欢迎到访微微网,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怎么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 微商怎么做,如何做微商,微商代理,怎样做微商,微商货源
  • 欢迎访问微商,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网最新更新
  • 怎样做微商,如何做微商,微商怎么做,微商如何做
  • 北上广深微商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建议清理微商传销,变身“微商鸡贩子”,助农增收笑开颜

微商怎么找客源 微微网 2018-09-01 72 次浏览 0个评论

网红效应如何转化到线下销售?丝芙兰选择这样做

SEPHORA丝芙兰在11月28日至12月24日期间,于全国范围内首度展开“千人网红电力直播选秀”大赛,将“网红营销”以及“货柜体验”模式相结合,以线上与线下渠道相互渗透以及导流的形式,试图打破以往零售体验单一的局限。

经过短短7天的海选,这一选秀大赛目前已有超过一万人参与线上直播,累计获得将近四千万的观看量,微博热搜阅读量更是高达五千七百多万次。

借助SEPHORA丝芙兰对当今网红经济在美妆销售上的独特影响力的敏锐洞察,此次直播选秀联合了国内四位知名KOL—美妆大咖扇子和刑晓瑶、知名时尚博主与公众号“深夜发媸”主理人徐老师,以及知名模特郑诗慧为活动造势,邀请消费者通过线上直播参与海选。与大多数美妆活动仅发动美妆行业意见领袖的做法略有不同,SEPHORA丝芙兰此次意见领袖的矩阵组合涵盖美妆行业、生活方式、时尚等各大领域。

在电商发展迅速的今天,消费者选择购买渠道日益增多,如何把社交平台上的消费者导流至店内,实现线上及线下的贯通,是诸多品牌面临的课题。而SEPHORA丝芙兰此次的活动之所以能成功,除了运用强社交属性的意见领袖邀请消费者进店直播,更依托SEPHORA丝芙兰全国范围内的221家门店,打通了线上线下的参与渠道,最大程度摆脱地区的限制,并在消费者直播过程中提供店内丰富产品让其自由地打造推荐妆容,借此获得深入的产品体验,从而把线上流量及时引流至线下店铺,而非分流到其他电商渠道。对消费者而言,这种开拓性的形式能够让其获得线上线下相连通的完整体验。因此,这一新零售形式对于消费者及品牌而言,无疑是双赢。

此次活动中,SEPHORA丝芙兰亦联动全国重点城市运用互动装置Beauty Mirror(美力魔镜)为消费者打造丰富的互动形式,该装置装载了一面强交互性的“魔镜”,以及储存了丰富美妆信息及产品推荐,消费者走到该镜子前即可参与试妆体验。Beauty Mirror(美力魔镜)会即时根据消费者的肤质情况,推荐相关美妆产品,从底妆、眼妆到口红,打造专属于你的妆容,并鼓励消费者在完妆后露出微笑以点亮店内的圣诞树,为节日气氛增添十足趣味,这一亮眼装置也成为各大美妆爱好者在圣诞节分享心得与玩乐的好去处。

作为全球知名美妆巨擘,SEPHORA丝芙兰此次开展千人网红电力直播选秀大赛,为整个化妆品零售领域开启了全新的零售模式和思路。

变身“微商鸡贩子”,助农增收笑开颜

四川省合江县神臂城镇的贫困户们在政府的产业政策支持下,饲养了大批的土鸡土鸭,但神臂城镇距离县城路途遥远,贫困户销售能力又有限,眼看农副产品就要滞销了,合江县人社局帮扶干部们纷纷出招,帮助农户销售增收。

在帮扶干部的微信群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帮助贫困户销售农副产品的消息,但时间一长,在单位群里发消息卖蛋、卖鸡鸭、卖土猪肉,市场很快就饱和了,经大家讨论,可利用各自微信朋友圈的影响力,发动社会力量来销售扶贫农产品,主打“绿色健康牌”,肯定可以打开销路。于是,人社干部们的微信朋友圈里除了宣传脱贫攻坚、社会保障等政策外,又出现了销售农副产品的“微商鸡贩子”,为了广开销路,鸡贩子们还竞相开展优质服务比拼,实行称重、打包、垫款、运输、送货到家一条龙服务,有的甚至还根据客户需求,把土鸡杀好打整干净再送,交货的时候都不忘带一句,吃了如果香,记得再找我买哈。看着贫困户接过钞票时脸上露出感激又满足微笑的那一刻,帮扶干部们觉得再苦再累也值。

(穆历冰 张志慧)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建议清理微商传销

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网络安全法执法检查报告进行分组审议。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审议中指出,一些基层部门反映实施网安法缺乏技术标准和操作规范,呼吁加快完善网络安全法的配套法规规章。此外,领导干部“关键少数”网络安全意识薄弱问题突出,必须尽快树立新的网络安全观。

焦点一:尽快制定网安法配套细则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提到,在执法检查过程中,大家普遍反映比较强烈的,是现行法律较为“原则”性,缺乏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界定、等级划分的配套细则。

以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为例,吕薇在佳木斯调研发现,当地部门把医院和政府的一些公共服务平台纳入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范围,但“心里又没底”,拿不准到底哪些应该划到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里去严加管理。因此,她建议,尽快制定配套细则便于操作。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震也提出,希望明确时间节点,加快完善网络安全法的配套法规规章,因为“到任何一个地方进行检查都发现了相关问题”。他进一步提出,要加快和落实关键技术设施保护条例和等级保护条例两方面的立法工作。“法还没有出台之前,过渡过程是不是也需要有一些指导意见以加强防护和保护?”杨震说。

焦点二:加大惩罚力度提高违法成本

在这次执法检查的准备阶段,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盛霖随调研组去黑龙江省调查网络安全法的实施情况。

李盛霖发现,一个时期以来,政法部门针对网络犯罪问题采取了很多措施,对用户的个人信息保护取得了一定效果,但很多群众仍有不少意见,比如信息被泄露或者被滥用以后没法举报、没法投诉,立案也比较困难。

李盛霖建议,有关部门特别是政法部门应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加大对网络攻击、网络诈骗、网络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特别是要切断网络犯罪的各种利益链条,真正落实法律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万鄂湘还谈到微商传销的问题。他指出,有人用微信的“微”字推销传销产品,导致很多人以为后面有腾讯做支持,其实两者毫无关系。微商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涉及面也越来越大,希望网络管理部门,特别是网信办,对微商传销进行清理。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辜胜阻则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如何提高违法成本是网络治理的一个很重要方面”,他举例说,传播谣言、造谣都是零成本,谣言的传播有时候和网站的商业利益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建议提高违法成本、让违法者付出代价。

焦点三:有干部假装学习应付检查

在分组审议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邓昌友直言,有的领导干部并未学习过《网络安全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听说全国人大的执法检查组要来检查,才赶快搬出来学了学。

“从保密办通报的一些网络泄密案件来看,原因大都是领导干部不懂网,或网络安全意识薄弱。中央机密的文件、秘密的文件一扫就上网了,造成了很多泄密事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窦树华指出,做好网络安全工作,也要重点抓好领导干部“关键少数”,让领导干部自觉学网、懂网、用网,真抓真防,才能确保网络安全万无一失。

目前,网安法中规定的责任主体主要是网络安全相关单位和企业。李学勇建议,未来制定配套法规和规章时,要把相应的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包括领导者和管理者身上。

焦点四:亟需激励机制留住网安人才

缺少网络安全人才,就没有网络安全可言。在审议中,多位委员提到了网安人才培养和激励的问题。

李学勇介绍,今年以来,网络安全岗位招聘需求增长200%以上,但网络安全人才供不应求,十分紧缺。各方面除了加大硬件投入外,更需要在人才的培养、引进和激励上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加快补齐网安人才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安人才缺口大,目前已经出现市场和政府、国内和国外争夺人才的情况。吕薇就此提出,建立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机制,与培养人才同等重要。

“现在很多单位的网安人才干了几天,学会了本事,就被挖走了。结果一些政府网安机构就变成了人才培养和储备库。网安人才短缺是世界性的,连美国网络安全人才也是短缺的。我们不仅要培养人,特别要建立一个专业队伍的激励机制,能够使真正好的人才、顶尖的人才为我们服务。”吕薇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说,加强网络安全学科的建设,优化师资队伍结构,非常有必要,但采用传统的学科训练方式培养人才,时间较长。她建议,发掘社会上那些学历不高但能力突出的网安人才,并给予较好的聘用条件,必要时考虑“特事特办”。“不一定按照一般的聘用条件。一般公务员的聘用条件虽然不错,但不一定能够留得住人才。”范徐丽泰说。

已有 7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