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到访微微网,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怎么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 微商怎么做,如何做微商,微商代理,怎样做微商,微商货源
  • 欢迎访问微商,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网最新更新
  • 怎样做微商,如何做微商,微商怎么做,微商如何做
  • 北上广深微商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90后共享单车管家队:日均保养维修3000余辆单车,瓜子二手车再砸5亿元广告费 致成本升高存盈利壁垒

微商怎么找客源 微微网 2018-09-05 80 次浏览 0个评论

90后共享单车管家队:日均保养维修3000余辆单车

国庆中秋长假期间,有这么一批“90后”依旧忙碌在一线岗位。他们皮肤黝黑、身手敏捷,出没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在第一时间为共享单车提供调度、维护和返修服务。

他们是城市共享单车的“管家队”,在假日里让“共享出行”更加便捷。

数据为“王”

麻利地摆放完地铁站旁的一排“小黄车”,吴兆辉打开手机上的寻车系统。手机屏幕上即刻浮现出几个小气泡,清楚标记着附近疑似故障车辆的信息和位置。

很快,吴兆辉选择了1公里外的一辆故障车,并依照导航迅速找到了该车。简单调试确定故障后,他呼叫来了运输车辆将单车返修。“每天平台会处理海量的车辆数据,其中就有用户反馈的故障信息,依靠数据我们才能有的放矢。”他说。

工作刚满1年,1994年出生的吴兆辉显得成熟而干练。他是OFO共享单车福州台江区运营负责人,也常常跟着一线运维人员上路执勤。“维护、调配、送修,我们的工作就是时刻紧盯需求,保持各区域的人车数量平衡、摆放有序、车况正常。”

“以我所在的区域为例,大区分为5个网格,每个网格又精细为若干区块。我们根据区块面积、人口密度安排运维人力。”如今,吴兆辉手下已有50余人的全职运维团队,全天候负责路面车辆维护。

“每个队员都会持有智能手机终端,后台也会不断更新城市车辆热力图信息,车辆分布情况等信息。”在福州市鼓楼区东街口商圈,OFO运营专员陈绍辉显得格外忙碌,“赶上国庆游客人多,我们根据系统提示在三坊七巷景区附近加派了12人执勤,这几天正是最忙的时候。”

“数据是‘眼’,我们是‘腿’。”陈绍辉说,只有“眼”和“腿”协作起来,才能让共享单车运营更加高效。

“马路天使”

“刚开始加入共享单车队伍是出于兴趣,到最后却发现这也是一份社会责任。”放弃了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土木工程工作,1994年出生的杨煜清今年加入了摩拜单车福州团队。与他想象不同的是,身边的同事几乎清一色都是“90后”。

杨煜清说,运维队员们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车辆乱停乱放问题,也见到不少被故意损坏的车辆,“面对部分用户的不当使用习惯,我们更需要用行动呼吁大家一起爱护共享单车。”

随着共享单车在各个城市的普及和应用,越来越多市民也开始认识和接受这一新生事物。“我们和相关市政部门都组建了微信群,同时城管队、小区保安、快递员等都会给我们提供车辆信息,这给了我们不小的帮助。”杨煜清说。

让杨煜清记忆最深刻的是,有次自己和运维队员们按照导航沿路寻车,却发现共享单车被人扔到了江里。“江边游泳的市民看到了,主动帮我们打捞车辆,这让我们十分感动。”

“让自行车回归城市,让绿色出行改变我们的生活。”摩拜单车福州运营经理吴波介绍,如今公司的单车都配备了智能锁和多项数据采集科技,可以给智慧城市的市政交通提供大数据参考,“我们不是简单的路面单车租赁,更是智慧交通的建设者。”

伴“车”同行

“最开心的就是见到人们骑着我们的新车出行。”Hellobike(哈罗单车)福州晋安区负责人孙浩鹏同样是一名“90后”。

作为一名自行车迷,孙浩鹏曾经在专业自行车店做过销售。赶上共享单车浪潮席卷各个城市,孙浩鹏在生意上“亏了一笔”,随即迅速加入了共享单车行业。“显而易见,未来的共享单车行业发展空间还十分巨大。”他说。

曾经参过军,做过销售,修过车……凭着高效干练的作风,孙浩鹏如今已成为Hellobike的区域主管,同时负责福州市的维修仓库运营。

“国庆期间有的同事调休,而我必须盯着区域运营和仓库运转不能出错。”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夜,孙浩鹏刚刚加班到凌晨。他笑着说:“有事情做,说明有需要我发挥作用的地方。”

“现在,我基本上扫一眼就能看出一辆车修过哪些部件。”在工作之余,孙浩鹏常常骑车上街,跟其他市民交流共享单车使用心得。从用户口中,他可以了解到更真实的车况、调度盲点和客户体验,这也成为他改进工作的窍门。

如今,在他的带领下,公司维修队伍平均每10分钟就能修好一辆车,平均每天可以维修或保养3000余辆单车,为整个城市的共享单车提供强大的后勤保障。

“当你真正喜欢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会想尽办法把它做好。”孙浩鹏说,“你做的事情给大家带来了便利,辛苦便是有价值的。”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又慢慢杀死它

从天津市中心往西北行驶40公里,就到了武清区,汽车驶过一座立交桥,写有“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王庆坨欢迎您”字样的路标就会撞入眼帘,这座路标用被岁月吹老的旧色,告诉路过的人,“王庆坨”,曾经是传说。

王庆坨,是天津武清区一座小镇,古称王家陀。这里常住人口4万,70%以上的劳力从事与自行车生产相关行业。因此被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

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但这些早已成为了历史,如今这里更多被提起的,是和共享单车相关的话题。

在过去的一年中,资本助推下的共享单车曾给这个小镇的生产厂商带来过狂欢,给零配件供应商带来过金钱梦,但带来更多的,是用户零售端的冲击。“满地都是可以免费骑的共享单车谁还会去买自行车?”一位自行车制造厂看门的老大爷说道。

资本的泡沫破灭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王庆坨小镇集中的更多是家庭式作坊的工厂,服务的共享单车企业也多是远在三四线城市、资金实力不足以抗衡摩拜、ofo的中小企业,他们的订单曾挽救了这些濒临倒闭的自行车厂商,但他们的不景气也让自行车厂商再次陷入绝境。

共享单车来了,又走了

这里和所有你能看到的三四线小镇相同,矮矮的房屋和街边一排排稍显破旧的门面,尽管这里盛产自行车,但显然电动车才是镇子的标配。在街上你很难看到正在骑行的单车,它们通常被安静地摆在门口,一排排、整整齐齐,等待着顾客的问询。

临近国庆长假,街上会稍微热闹些,这里每隔五天会有一次集市,古玩和盆栽均匀地分布在道路两旁,但无论是哪个生意,都比自行车门店前聚集的人多。

“自从有了共享单车,我们的自行车生意基本上做不动了。”镇上铁锚自行车的老板对AI财经社说,店面通常都是做自行车零件销售。说话间歇,他接待了一位前来为孩子看儿童自行车的父亲,对方试骑了几下,随即又放下车走了。

这里的厂商曾经对共享单车又爱又恨,但如今只剩下“恨”。

近几年,自行车销量的走低,王庆坨镇上,厂商正在为生计发愁,2016年,共享单车的兴起,带给王庆坨镇短暂的安慰。

当地多个自行车厂商对AI财经社表示,2017年初,共享单车的风潮吹向全国,带动自行车制造厂商的发展。当时,有不少的共享单车企业慕名而来,在此寻找货源。他们的订单量并没有摩拜、ofo那么巨大,但对于王庆坨的中小自行车厂商来说,算是一笔稳定且利润不薄的生意。

“当时确实救活了不少厂子,大一点的厂子会觉得订单比较小、有风险,想找更大的合作方,但一些濒临倒闭的厂子刚好有订单需求,也算是拉了他们一把。”当地瀛通车业的甄旭央对AI财经社说道。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又慢慢杀死它_O2O_电商报

共享单车为自行车小镇带来了短暂的春天,王庆坨镇自行车电动车企业参加“2016亚洲自行车精品博览会”。@王庆坨镇政府网站

但是,ofo和摩拜不会来这里,他们的货源,都在天津静海的开发区里,那里有更大的供应商富士达和爱玛。

"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这样形容当时的王庆坨。

根据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自行车产量8026万辆,同比下降3.36%,这一数据在2016年继续下降0.26%。但2017年开始有所好转,数据显示,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受益最多的是自行车零配件的供应商,甄旭央告诉AI财经社,在过去的半年中,受共享单车的影响,自行车零配件的成本大概上涨了30%左右。

事实上,几乎全国的自行车制造厂商都借着共享单车的浪潮“复活”,王庆坨只不过是资本浪潮下的一个角落,并且很快被市场抛弃。

“账期长、结款慢、容易压货,严重依赖外部融资”,是互联网企业的特点之一,这个特点导致王庆坨的部分厂商生产出货之后,迟迟等不到结款,最终单车企业倒闭。越小的企业承担着越多的风险,直至被拖垮。

国庆节前夕,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卡拉单车等众多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先后传出押金退不出来、团队濒临解散、项目暂停的消息,受害的不仅是消费者,受重创的也不止是这些共享单车创业者,自行车产业链头的自行车制造供应商们,更是损失惨重。王庆坨镇某工厂老板告诉AI财经社,自己朋友的厂子接了一个订单,对方在给了30%的定金之后,扔下了已经造出来的车,再也联系不上。

车造出来,共享单车企业跑路的事,时常在王庆坨镇上演。

昔日自行车基地的尴尬处境

要问王庆坨自行车小镇的名气是如何而来的,甚至都没有几个人能答得上来。“时间太久了,至少要追溯到改革开放那会儿呢。一家做起来,大家就跟着潮流做呗。”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对AI财经社说道。

王庆坨镇的镇政府网站上介绍,王庆坨自行车产业起步于1994年。起初是在供销社组装自行车的工人下海创业,卖低端自行车,恰好赶上90年代中期全国对自行车的需求上涨,王庆坨镇逐渐形成自行车产业链,一辆自行车所需的上百个零件,都能在镇上采购到。

《南方周末》报道,当年,最离谱的时候,王庆坨的自行车卖到了50元一辆,是当时行业平均价格的三分之一。这种自行车的车架薄得跟纸一样,生命周期只有3—6个月。于是王庆坨也成为劣质自行车的代名词。后来镇政府对自行车行业进清理整顿和整合兼并后,王庆坨的自行车行业走向正轨,形成了一些品牌企业进入到中高端市场。

不过自行车毕竟是耐用品,行业整体需求有限,在自行车厂商扎堆的王庆坨镇,竞争非常惨烈。

在电动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主流的短途代步工具之后,王庆坨的自行车生产遭遇了厂房半停工、销售处门可罗雀的情况。当地厂商说,很多企业在当时选择转型做运动自行车。

但是,这次共享单车带来的形势更为严峻。

甄旭央向AI财经社介绍道,由于附加值较低,共享单车的生意和王庆坨产生了直接的正面冲突。

在离镇子五公里开外的开发区,聚集着不少的自行车工厂,你从这里路过,却很少能看到正常运作的厂子。洛达自行车厂的老板告诉AI财经社,由于全国查环保的原因,自行车的零配件和烤漆工艺很受影响,因此上游供给不上来,下游自然也就断了粮。

洛达还能勉强维持运作,在几千平方米的厂房里,推积了不少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十几个人正在围着一条组装线生产。这家工厂同时还为一家叫做“骑了么”的单车公司供货,但他也并不看好共享单车,“都是资本泡沫。”

几乎每个受访的人提起自行车都是愁容满面,他们对市场和现实的冲击充满了无奈。时光倒转十年,回到王庆坨最辉煌的时刻,小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工厂,村子里不少村民直接在自己家的空地上就开始组装起了自行车。

铁锚自行车的老板也有自己的工厂,在共享单车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去跟随潮流接下那些订单,现在他回想起来反而觉得那是幸运。但日子也不好过,存活来下来的自行车厂商仍然要面对共享单车的冲击。

“虽然现在共享单车也已经限制投放了,但这波影响至少还得维持三年。”甄旭央表示,按照自行车的寿命来算,民用自行车的生意至少在近三年内都不会有太大的起色。

他选择了将生意的重点放在了山地和运动自行车上,童车市场因为差异化竞争,受到的影响也会相对较小。

即使没有共享单车,王庆坨的日子恐怕也无法继续辉煌下去。目前王庆坨的不少零配件都是由河北供货而来,那里正在形成一个新的“自行车产业基地”,他们拥有更低廉的劳动力和成本,比王庆坨更具价格优势。

“我们受夹击的压力也很大,而且辉煌时刻是回不去了。”甄旭央感叹道。

瓜子二手车再砸5亿元广告费 致成本升高存盈利壁垒

在知名度和交易量逐步提升的同时,如何确保正常盈利仍是二手车电商所需面临的重要课题。

近日,瓜子二手车公布了最新广告投放规划。相关文件显示,瓜子二手车自今年9月起,在年底之前陆续投放5亿元广告费用,并希望借此提升自身品牌力、巩固现有的市场地位。从之前的投放效果来看,大量的广告投入的确让瓜子二手车市场占有率提升、融资金额增长,但也客观地增加了瓜子二手车的营业成本,为其扭亏为盈增添了一定阻力。

对此,瓜子二手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瓜子二手车瞄准的是汽车后服务市场,当前的发展目标是扩充交易量规模,盈利是其发展的后续目标。在当前阶段,瓜子二手车已经通过二手车贷款、车辆延保服务等业务延伸衍生出一些其他的盈利,并且未来的盈利模式非常清晰。

狂砸广告下的成本压力

“AB两轮融资金额在宣传方面的投入预算各为10亿元人民币。”当被问及广告投放资金额在已获融资中占据着怎样的比例时,上述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按照瓜子二手车的官方理念,二手车是一个低频消费领域,只有拥有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及口口相传的良好口碑的公司,才能成为普通消费者潜意识里的首选。从其当前的投放规划来看,瓜子二手车将从9月开始全面立体式的营销策略,投放类目将涉及电视、LED广告、车站、地铁等多个品类。据记者了解,瓜子二手车此次的投放目标是形成电视媒体覆盖全国、网络视频覆盖近100个重点城市、户外广告覆盖近50城的投放矩阵,并且会将部分二手车业务快速增长的三线城市纳入投放范围。

J.D. Power(君迪)中国区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梅松林认为,二手车交易平台的大力广告投入既能促进二手车市场交易量的提升也能提高自身在行业中的影响地位,虽然会在中短期内造成经营压力,但却有利于后期吸引更多的二手车消费者,二手车电商的运营成本会随着交易量的提升而下降。

事实上,大规模的广告投放带来的成本提升也并非对瓜子二手车的运营毫无影响。瓜子二手车的官网显示,瓜子二手车曾在今年5月将中介服务费上调至4%,与上调之前的3%相比较,购买用户的服务费成本有所上涨,单笔最低佣金也由之前的2500元变成了如今的3500元。有业内人士为瓜子二手车算过一笔账,如果瓜子二手车目前已有员工5000余人,那么单运营成本一项就能达到每月1000万元左右。上述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当单月交易辆在几千辆、1万辆左右的时候,基本无法实现盈利,目前在瓜子的财务模型中,单月交易量达到4万辆的时候,接近盈利。”

高额融资

在运营收入低于投放预算的情况下,从外部吸收资金则成了支撑瓜子二手车继续运营的重要条件之一。来自瓜子二手车的官方资料显示,瓜子二手车在成立至今共获得了三轮资本融资,首次融资为天使投资,是瓜子二手车CEO杨浩涌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瓜子二手车投资6000万美元。同期,瓜子从58赶集集团分拆独立。二次融资为A轮融资,获得资金数量为2.5亿美元;三次融资为B轮融资,是在今年6月完成,获得资金4亿美元。

B轮融资的发布会上,杨浩涌表示,经过一年多的高速发展,瓜子二手车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规模效应的积累,下一阶段的战略目标是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车相关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体验。Trustdata(第三方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瓜子二手车在今年第二季度的APP覆盖率为0.61%,下载安装量为4416万台,同比去年Q2增长了2499万台,增速为130%,处于业内领先地位。

对于此次的5亿元投放计划,瓜子二手车方面表示,将借助精准有效的投放策略及节奏继续加强品牌壁垒,继续保持当前市场地位,拉大与身后业内企业的差距。

对此,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不断的融资和投放既是二手车电商提升自己、培养市场的过程,也是彼此之间相互竞争的过程,只有在当前的资金消耗中取得胜利的电商平台才有后期获得利益的权利。”

共性难题

事实上,大量投放、连续通过融资维持运营等问题并非单纯存在于瓜子二手车一家,如何确保盈利是多数二手车电商平台需要面临的问题。

中国目前的二手车交易中,非个人销售二手车都必须以车辆销售全额为税基缴纳交易税,而其他一些成熟市场则是按差额计税。J.D. Power在其相关分析中指出,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当前税收政策下所带来的附加成本同样需要二手车购买者来承担,相对较高的消费成本会让二手车消费者望而却步。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统计数据,我国二手车市场在今年上半年的累计交易583.71万辆,同比增长21.53%,尽管二手车交易量的增长速度较快,但其市场交易绝对量与新车的2800万辆相比相差较大。崔东树认为,二手车交易市场确实有待进一步的规范,然而,由于二手车的交易比较个体化,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并不能完全覆盖每一笔二手车交易也是我国二手车交易量绝对值较低的原因之一。

按照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预测,今年将是二手车市场的爆发年,我国的二手车交易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2920万辆,新车与二手车交易规模比例接近1∶1。由此来看,二手车电商洗牌或许会在不久的未来进行。然而,由于二手车产品存在车况、车价不透明,一车一价的特性,如何消除二手车消费者在交易过程中心存顾虑,提升自身平台的市场占有率进而实现盈利,仍是诸多二手车电商当下需要面临的问题。

已有 8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