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到访微微网,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怎么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 微商怎么做,如何做微商,微商代理,怎样做微商,微商货源
  • 欢迎访问微商,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网最新更新
  • 怎样做微商,如何做微商,微商怎么做,微商如何做
  • 北上广深微商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微商直销化还是直销微商化?,社群营销:教你如何把粉丝变成群(带实战案例)

微商代理技巧 微微网 2018-10-10 104 次浏览 0个评论

社群营销:教你如何把粉丝变成群(带实战案例)

: 第一步:维护核心粉丝群对于一个没有多大能量的运营者而言,一开始不应该想着如何把粉丝变成社群的问题,而是应该思考如何建立一个核心粉丝群。所谓核心粉丝群是对运营的品牌或个人有深度认同的,大家彼此可以坦诚沟通的小伙伴在一起的群。这种群的特点是放松,大家都在一种放松的环境里沟通,无拘无束,群的规矩没有太多条条框框,让大家在轻松氛围里互相认识,互相了解即可。通过这种核心群一段时间运营,运营者可以开始建立对自己目标人群的深入了解,熟悉大家聊天的语气,表情,形成一种群体沟通的亚文化(不同的人,不同的社区,不同的产品,亚文化可以完全不同),这种亚文化有可能要通过发掘有一定运营能力的群内小伙伴去复制。否则一个运营者是无法管理社群的,要提前维护核心群粉丝,在核心群里找到能够帮助自己运营的小伙伴。如果做社群运营,一开始没有养核心粉丝,直接建设大群,会出现种种管理上顾此失彼,缺乏支撑点的弊端。等正式开始运营社群的时候,这些小伙伴就作为一个社群的种子用户加入,引导社群往良性的方向发展。核心群的维护我们推荐准入制,必须设置一个门槛,不能打着核心群的名义,盲目进人。第一是群主邀约制,没有得到群主邀约的人,一律没有资格进入;第二入群必须接受群的文化,我们的群文化是“一入秋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如何体现这一点,我们规定入群必须爆素颜照,接受大家调戏,一轮调戏下来,适应的人自然喜欢,不适应的人也不勉强,退群自由。第三本群总数量有限制,我们的人数永远不超过 69 人(69 也是一个没有节操的数字),如果群员达到 69 人,进一个就 踢 一个。第四我们 T 人没有什么规矩,基本上是长期潜水的人会被 T,在本群说话找不到参与感的会被 T。每半年我们会主动清理一次。第五我们会主动发现新人要求加入核心群,这样整个群每年都在动态更新成长中。当然核心群主要职能就是扯淡,我们经常玩匿名,爆照调戏,各种截屏对话晒节操等等,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一个无节操刷屏群。但是这种无节操刷屏过程中因为大家培养了真正的感情认同。真要做正事时,会组织大家成立专门的临时讨论组开展工作,讨论组工作结束就关闭,不断动态延伸。核心群群员我们因为有感情,所以做了有质量的工作,一律打赏,而且一般而言我们打赏金额比外面市场价格要高,最关键的是,在秋叶这里,已经对大家的才华有深入了解,可以因人定制合理的工作,所以大部分业务,我们不需要改稿,顶多两稿就过。如果发现有问题,马上终止,不折磨人。在准备成立普通学员群的时候,会引入一部分核心群以老师和群管身份提前进入,即可以分担管理压力,也可以引导群的运营,比如在线分享的时候,核心群小伙伴会主动引导人气,提醒秩序,这比分享者自己出面做效果要好得多。第二步:发展第一个社群群等有了核心粉丝群,在运营开始的时候,我们得想清楚什么时机是我们加群的好时机?我们应该建立怎样的群好?我们在进群后应该提前做点什么?要想清楚这些,我们先得回答第一个问题:要认识到群是“短命”的!在中国网络上长期泡的人,恐怕都有过加入某种群的经历。一开始是激动和兴奋的心情,但当怀有良好愿望加入一段时间后,却发现群里充满灌水,刷屏,广告,甚至两个群友一言不和,变成争执,愤而退群。而群主也会因各种琐事纠结,人数还不能太少,少于 30 人不成群,超过 80 人就开始热闹,超过 500 人又乱糟糟的不好管,不出半年,大家慢慢不再发言,就成了一个死群。任何事物都是有生命周期的,大部分群都是经历了如下图所示的生命周期模型,一个群走完整个生命周期模型长则六个月,短的甚至只需要一周。我们必须认识到,即便是出于商业目的主动管理一个社群,在运营非常好的情况下,群也是有生命周期的,这个生命周期大概在两年左右。为什么是两年?第一:来自我们自己对过去论坛坛主活跃度的观察,一个论坛热心坛主往往坚持时间很难超过两年,同样一个群的热心群管也很难超过两年,即便是专职团队管理,两年内群的运营给社群群友带来的新鲜红利也消失殆尽。第二:是因为一个群在两年的生命周期内一般而言已经完成商业价值的转换。即便是死忠品牌粉,你的产品又不断升级换代,那么在两年内,从商业上讲,该挖掘的商业价值也挖掘得差不多了,继续维护成本会超过回报。说出这种真相是很残忍,但是怎么办呢?这时候群可以尊重大家意见不解散,但也不需要刻意维护。如果群里面还有个别积极热心的粉丝,可以把群转移给他运营和管理。如果群里面发现个别值得长期交往的粉丝,可以邀请加入核心群。认识到群是短命的,对运营有两个启发:1、不要过度投入,群走到生命周期尾声了,不骚扰别人就是美德。2、要设计一个在群生命周期结束前就能完成营销的产品。要找到人加群的理由!人是社会性动物,有合群需要,不愿意孤独、独处。良好的人际关系为人们的交往提供了条件。没有网络的时代人就因为种种原因结成部落、群体、圈子等形态的组织,等到了网络时代,兴趣相投者自然有了也有一个聚集在一块相互沟通交流的需求。群是为了满足人的某种需求而建立的,我们先谈谈建群的共同动机。我们调查发现,所有的群无非是基于以下 6 种理由建立。在这六种群中,基于组织关系或同学老乡关系的群也许是维系时间最长的,但这种群未必能保持活跃度。能够长期保留活跃度的群要么是有共同兴趣的交友群,要么是有共同成长的学习群。宣传群和生活群,往往是临时性群组,前者很容易被 T 出群,后者在生活交集结束后不需要继续维护这个群关系,或者大家本来就是好友,在其它群组里也能会见。如何商业化运营群我们做商业化运营,就一定要认识清楚,我们能为别人提供的价值是什么?比方说微信群,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坚持发红包,就有人打死也不走。但是只出不进讨好用户的做法未必合适。那么建立一个群,你的定位到底是学习群还是交友群?为什么你的定位能吸引目标人群加入?这其实是个大问题。很多人建立一个群,想法很多,比如交友交换资源啊,一起共同成长进步啊等等等等。一个群想法太多,其实运营就会变味,为什么,我们下面会仔细展开。对于群员而言,加入一个群会得到怎样的回报呢?有的群大家会觉得进来收获很少,即不能收获人脉,也不能学到干货,干脆退出。有的群大家会觉得收获一半一半,能学到一些东西,但是也要忍受很多刷屏骚扰,分散工作注意力。有的群大家会觉得收获很大,这种收获有的是一次性点破思维的局限,有的是认识了一个好朋友,有的是通过持续分享获得了成长,特别是收获成长的人会觉得自己找到归属感。这是普通人加入群的动机,但是为什么一个群主要维护一个群呢?群主又会因为那些动机去建群呢?第一个原因是销售自己的产品,服务客户或潜在客户。案例一:有朋友组织一个户外运动群,主持人经常带领大家一起户外运动,结交了很多朋友,把大家都培养的很专业,主持人同时开有一个户外运动用品店,也很专业,价格大家都能接受,现在是群越来越火,店越来越火,大家身体越来越好,心情越来越舒畅。案例二:我一个朋友搞一个十字绣,也搞个群,分享绣花经验,分享完了就可以推销淘宝小店。这种基于经济目标维护的群反而有更大可能生存下去,因为做好群员的服务,就可以源源不断获得老用户的满意度口碑和追加购买。特别要指出的是,在线教育培训会组织大量的学员群进行答疑分享负担,本质上也是销售产品和提供客户服务。第二个原因是形成自己的人脉圈。不管是基于兴趣还是为了交友,社交的本质就是为了构建自己的人脉圈。这是任何一个职场人士都会去努力维护的关系。群主不是一个正式组织的负责人,但是他维护一个群就是希望在线下可以成为一个非正式关系里面的联结人,获得联结人的影响力。如果他通过群成功组织群员进行一些活动的话,就能逐步在一定圈子里面形成自己的网络影响力。第三个原因是一起学习和分享。这种群主是想吸引一批人一起共同学习和分享,构建一个网络学习小圈子。学习是需要同伴效应的,没有这个同伴圈,很多人难以坚持学习,他们需要在一起相互打气相互激励,比如考研群很多就是这样的。第四个原因是打造自己的品牌。利用群的模式,如果能快速裂变复制的话,有的群主是希望借助这种方式更快构建自己的个人品牌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因为网络缺乏一定的真实接触往往能让新入群的成员放大夸大群主的能量,形成对群主的某种崇拜,然后群主通过激励、分享干货、组织一些有新意的挑战活动鼓励大家认同某种群体身份,最终借助群员的规模和影响力去获得商业回报。【微商】

微商直销化还是直销微商化?

: ​​微商直销化还是直销微商化?这个话题探讨明白了,基本上对微商和直销未来的发展有一个基础认知。现阶段微商与直销的结合已经被很多公司和机构所关注,很多行业媒体和论坛的主题也都是微商和直销相关的话题讨论。微商直销化?微商发展到今天,很多微商公司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传统微商发展的痛点和瓶颈。于是出现了第一批“勇士”,率先将微商与直销相结合。(本文纯粹以话题讨论的方式探讨微商和直销的发展,为保护企业隐私,不会在文中对企业指名道姓。)这种结合确实迎来了业绩的强劲增长,于是很多微商企业开始效仿,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但是业绩的迅猛增长,却没有解决微商的根本矛盾。当前微商发展的主要矛盾就是微商群体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与微商行业教育与监管缺失之间的矛盾。因此,根本矛盾不解决,模式再先进也会遇到毁灭性打击。首当其冲的就是炫富、夸大宣传带来的业绩泡沫在媒体曝光中纷纷破裂。当所有人都是冲着挣快钱来,市场宣导又缺乏监管的时候,业绩泡沫一旦出现破裂就会引发一连串的负面效应,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开始倒塌。问题由内而外迅速引爆,就像多米诺骨牌倒塌一样一个接一个。尽管问题很多并且同时引爆,但都不足以撼动一家年销售额几十亿、甚至百亿的微商企业。压死这些庞然大物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涉传!一旦被定性成传销,工商公安介入的时候就是这些庞然大物倒塌之时。因此,再先进的商业模式,有一条红线是绝对不能踩踏的,那就是法律。由此看来,微商直销化看起来很美好,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直销微商化?直销与微商之间最根本的矛盾就是新旧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直销代表着老旧生产力,微商代表着新兴生产力(本中提到的直销企业指的是由商务部审批并获得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企业)。直销企业一直对微商市场虎视眈眈,占领这片市场不仅仅是市场扩张的需求,同时还是直销企业年轻化战略最重要的一环。为了占领微商这片市场,直销企业可谓是绞尽脑汁,尝试过很多办法。例如,与微商公司共同成立事业部联合经营;并购微商团队和产品;邀请微商明星大咖站台宣传;邀请微商界的培训大师、精神领袖进行资源整合并承诺共同经营……貌似能试过的方法都试了一遍,然而均以失败而告终,很多企业不仅没能如愿还惹一身骚。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直销与微商之间主要矛盾没有解决,那就是新旧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抛开微商不谈,直销企业要想获得年轻人的青睐,就必须从结构上进行改造和重组。例如,思维方式必须要与时俱进、重视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人才培养、品牌定位和营销宣传要重视年轻人的审美需求、管理层大胆启用青年才俊等等。直销企业如果继续这样老龄化下去,失去的不仅仅是年轻人这个群体,而是整个市场。相比微商直销化,直销微商化更具备操作性。因为直销有完善的分配机制和教育体系,同时直销这个行业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进行监管。微商+社交电商+直销=?不管是微商直销化还是直销微商化,都属于商业模式的改良,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改良没有出路,只能靠颠覆。颠覆就是解决痛点、解决矛盾,这种颠覆属于颠覆式创新而不是颠覆式毁灭。微商、直销、社交电商看似毫不相干的领域,却存在很多共性。首先第一个共性就是商业模式属性的本身都倡导的是自用和分享(省钱和挣钱),这种属性几乎贯穿了他们整个商业模式设计的始终。特别是直销尤为强调产品自用和分享。其次他们还有一个共性,这个共性非常有意思,那就是痛点互补。微商最大的痛点恰恰是直销最大的优点,而直销最大的痛点恰恰是微商的优点。微商和直销的共性痛点恰恰正是社交电商平台属性的优点。(微商痛点、直销痛点以及什么是社交电商,请关注本人之前发布的文章。)从他们的共性可以看出,在不同时代同一种理念之下的商业模式展现形式。今天,如果我们将直销、微商、社交电商相融合,让他们优势互补,彻底解决各自痛点、解决行业间的矛盾,那必将迎来一个全新商业模式的诞生,我们姑且称它为新社交电商。这种商业模式不仅比微商、直销更为先进,同时它也区别传统电商,因为它不是传统电商在移动端的延伸,而是一种全新的商业形态。这种代表着全新生产力的商业模式,自带属性的焕发出强大而又旺盛的生命力。2000多万微商从业群体,1000多万直销从业群体,本身已经诞生了一个将近万亿级的市场。这些群体一旦融合并通过社交电商进入社会消费品推广和销售,那必将催生一个令人震惊的巨无霸市场。这种新形态的社交电商将在中国市场引爆进而推向全世界,以摧枯拉朽之霸气、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那么,谁将成为开启这场新纪元的启幕者?我们拭目以待。(本文纯属个人观点,如有不当欢迎指正。)​​​​【微商】

微商=假货集散地?勿将微商变微“殇”

: 微商,顾名思义是基于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朋友圈的移动电商模式。正是基于朋友圈基本都是熟人关系的特点,微商的兴起多多少少填补了网购弊端带给消费者的失望,并逐渐为人所接受。根据相关机构发布的数据表明,仅去年一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就高达3287.7亿元,从业规模为1535万人;2017年的微商规模则预计将达到5000亿元,从业人员将水涨船高,达到2000万人!诚然,微商发展的势头非常迅猛,但是背后所隐藏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甚至用乱象丛生来形容也毫不为过。早先就有媒体爆料称许多朋友圈的微商成了“假货集散地”:各种山寨名牌横行朋友圈,甚至还爆出过许多微商涉嫌传销的传闻,使得微商这个“新生儿”从诞生之初就伴随着许多争议。微商乱象所暴露的问题,相关监管部门也是看在眼里。日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对一起微商违法销售“减肥药”案提起公诉。为此,《检察风云》记者采访了这起案件的承办人,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的胡敏颖检察官,详细了解了该案件的来龙去脉。自己“加工”的减肥药哪些微商产品更好卖?哪些产品更容易引起消费者的关注?这样的问题恐怕并没有什么标准答案,但毫无疑问的是,减肥药肯定算一个。2015年11月,家住东北的杨某某在网上某批发平台以“减肥药”为关键词,搜索相关供货厂家,并以人民币每粒0.7元-0.8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批无检疫证明,同时也无生产厂家、无生产日期以及无生产地址的“三无”散装减肥药。不过,仅凭这些散装的“三无”减肥药显然无法在如今微商林立的市场上获得青睐。作为“资深微商”的杨某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于是便自己“动起手来”为这些减肥药进行了包装。“当时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一种叫‘OB蛋白溶脂’的减肥药搜索热度很高,卖得也很好。所以就把这些减肥药命名为OB蛋白溶脂。”面对办案人员,杨某某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既然已经为这些“三无”减肥药起了一个看似堂而皇之的名字,接下来的事情在杨某某看来也就顺理成章了:从淘宝网上购买了标有“OB蛋白溶脂”产品信息的外包装盒,并按照40粒一瓶的规格自行装罐。一切准备就绪后,杨某某便通过淘宝网以及微信朋友圈等平台出售所谓的“OB蛋白溶脂”减肥药。很快,这款“OB蛋白溶脂”减肥药凭借着不错的效果受到许多消费者的青睐。据杨某某交代,在开始销售“OB蛋白溶脂”之后,进货量也随之不断增加:从最初的每次只进货1000粒,到后来的每次进货50000粒—100000粒,基本上每两个半月到三个月就要进一次货。与此同时,“OB蛋白溶脂”的“持续热销”也为杨某某发展了不少下线,家住上海的张某也是其中之一。说起来,张某也算是微商的“老玩家”了。2014年就开始从事微商的她于2015年开始售卖减肥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接触到了“OB蛋白溶脂”,“因为自己当时也在减肥,所以就通过淘宝上搜索减肥药,于是就找到了‘OB蛋白溶脂’,自己服用过以后感觉效果不错,后来也就开始向自己的客户销售这款减肥药了,甚至还推荐给了家里的亲戚”。据了解,杨某某从2016年开始通过淘宝及微信朋友圈以80元/瓶的价格出售给下线张某。张某则在明知该“OB蛋白溶脂”为无检疫证明的“三无”产品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微信朋友圈以360元/瓶的价格销售并从中牟利。“最初是一个消费者从张某处购买了‘OB蛋白溶脂’减肥药,服用之后出现了心跳加速、失眠等不良反应。”胡敏颖检察官向记者介绍了案发的情况,“后来这个消费者也与张某取得了联系,但是张某却告诉她这是正常反应,多喝点水就没事了。这个仍然半信半疑的消费者再重新检查的时候发现这款‘OB蛋白溶脂’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于是就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明知故犯,难逃法网根据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对杨某某居所查获的蛋白溶脂胶囊以及张某在朋友圈销售的OB蛋白溶脂胶囊进行减肥类保健食品违法添加药物成分鉴定,结论为检出西布曲明等成分,属于有毒有害食品。记者通过网上搜索发现,西布曲明全名为盐酸西布曲明,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曾因其显著的减肥效果而一度风靡全球。然而早在2010年,西布曲明就因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效益已经上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黑名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于当年发布通知停止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在我国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已经上市销售的药品则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曾经轰动一时的“曲美”减肥胶囊退出市场也正是因为含有西布曲明成分。“尽管这类减肥药的副作用也会因人而异,但是对本案中杨某某和张某的行为构成犯罪事实并无影响。”胡敏颖检察官向记者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终,杨某某和张某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其实这也是本案中的一个难点所在。尽管犯罪嫌疑人在到案后对‘OB蛋白溶脂’的销售数量也作了供认,但是办案人员在实际的调查过程中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办案人员在张某的住所只查获了半瓶‘OB蛋白溶脂’,因此对于实际的涉案数量除了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外,仍然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一桩微商案,牵出诸多思考本案中杨某某及张某的犯罪事实已无可争辩,等待他们的也必将是法律的严惩。然而回顾本案,仍有许多地方值得我们反思和重视。根据办案人员的调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在购买了大量散装减肥药胶囊之后,只是对产品进行了重新包装,并未对减肥药的成分进行加工,这也就意味着,杨某某仍然不是这批添加了违禁药物的减肥药的源头,而这也引起了公安和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根据杨某某的供述,当初在该批发平台上进货时就更换过好几家供货商。因此,对于办案人员来说,如何查明这些真正的源头成为了亟需解决的难题。”在谈到这一问题时,胡敏颖检察官表示一定会引导公安机关继续查明来源,“毕竟,如果不能查明真正的源头,那对于消费者而言,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始终都是一大隐患”。其次,在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杨某某提审时了解到,其售卖的“OB蛋白溶脂”减肥药销路非常好,除了本案中的张某以外至少还发展了其他四五个下线同时进行销售。然而,杨某某平时与这些所谓的下线并没有见过面,均是通过微信的方式进行联系,因此对于确定这些下线的真实身份也造成了一定的难度。同时,据胡敏颖检察官透露,除了本案中的张某以外,其余的下线均不在上海范围内,如何在下一步找到这些下线,尽快销毁这些有毒有害食品也值得关注。第三,尽管本案的案发是由于消费者的举报,但是在检察机关对其他一些购买者进行调查取证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些阻力。有些消费者以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为由,拒绝配合调查。“有些人服用了以后感觉并没有什么副作用,甚至会认为已经达到了减肥的效果而拒绝以被害人的身份配合调查。这些都对办案人员的调查取证,确定被害人的数量也是一个问题。”勿将微商变微“殇”今年1月,为了更好的规范微商行业发展,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等组织联合起草了《微商行业规范》(征求意见稿)。在该征求意见稿中,对微商的交易范围、交易模式、合同、商业性信息及互联网广告、产品质量、消费者权益保护、经营者规范特别微商类别规范、海外代购、网络集中促销等进行了规范。同时,面对微商所蕴含的商机,许多传统行业和企业也开始尝试微商模式,这些对于微商的持续健康发展都是非常好的信号。在汉语中,“殇”意为没有到成年就死去。如同所有新生儿一样,微商也需要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和过程,希望通过所有人的努力,将微商发展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而不是早夭的微“殇”。【微商】

已有 104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