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到访微微网,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怎么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 微商怎么做,如何做微商,微商代理,怎样做微商,微商货源
  • 欢迎访问微商,微商代理,微商货源,微商网最新更新
  • 怎样做微商,如何做微商,微商怎么做,微商如何做
  • 北上广深微商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全民微商渐渐消失,后微商时代怎么玩?

微商拿货 微微网 2018-11-19 96 次浏览 0个评论
微商,似乎不再是一个热词了。
“以前只要一打开朋友圈,刷五屏起码有三屏是微商的广告,现在是一整天只能偶尔看到几个广告,感觉好多朋友都已经不做微商了。
” 锌财经记者询问了一圈,得到的也都是诸如此类的回答,大家的一致反应是:朋友圈里面的微商渐渐消失了。
然而,曾经爆极一时的微商是否真的销声匿迹了呢?锌财经记者决定找一位老微商聊一聊。
通过介绍,我们找到了张爱林,他是国妆集团创始人,有多年微商品牌操盘经验,更重要的是,他在业内的口碑还不错,这并不容易。
张爱林的行程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紧张,一天的日程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定好,一张便签纸一条条列下来,从一个城市赶往另一个城市,不断地见代理,只能在间隙接受我们的采访。
“别把一个东西都当成神一样”,张爱林向锌财经记者讲述了他眼里的微商,还有这个行业的发展与未来。
一个很像微商但又不太微商的人,这是锌财经记者对张爱林的印象。
乱象和争议之外,我们试图寻找他依然愿意留在这个行业的理由。
采访结束后,张爱林叮嘱了我们,不要在文章中出现具体的品牌、不要写关于这个行业的负面新闻、写完之后一定要给他看,因为怕被报复。
“微商把人性的丑与美放大了十倍,丑的更丑,美的更美。
” 最多三年,微商都会正规化 “一般微商的寿命大概有多长?”“半年死一批、一年死一批。
” 在这个速生速死的行业里摸爬滚打了五年的张爱林,是当之无愧的微商常青树、大前辈。
在整场采访中,锌财经记者所感受到的,是和“喜提和谐号”们高调言行截然相反的小心谨慎。
在提及自己的公司和产品时,张爱林拒绝透露任何数据,关于代理人数和销售额这类问题,在他嘴边得到的回复只能是,“我们从来不报数字,都是外面对我们报数字,每天进进出出的,我也不知道。
” 锌财经记者试着提出更敏感的问题,如搜索引擎上的负面词汇。
张爱林把它归咎于行业的恶性竞争。
但是与刷负面词汇相比,张爱林更烦恼也更常遇到的,是恶意举报。
“像北京和广州的两家公司在对掐,相互举报,说对方夸大宣传,非要把对方品牌给搞倒掉。
” 而张爱林本人也在一个月内,去各地方市场监督局报道十余次,平均下来,两到三天就要去一次。
“竞争对手会咬着你宣传中夸大的部分不放,你一不小心说的一句话,就成了他的把柄,接着就直接举报。
” 张爱林在接受锌财经记者采访 媒体和同行的过度关注,让这群老微商们学会了闷声大发财。
在公开场合注意言行,从前那些在朋友圈里把钱堆起来炫富、两百块拍一张玛莎拉蒂合照的行为,都在慢慢消失,“从前微商里面九成是这种人,现在只有五成。
” 表面上湖面正在恢复平静,实际激流暗涌。
微商行业内暗抢人才的战役,才真的算得上是火光四射。
微商教父方雨曾经跟锌财经记者介绍过,品牌方之间相互挖代理,通常是用气场压人,比如说,一个老板打电话问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代理:在哪里啊?我安排人去接你,随后就派个司机开个法拉利去接他过来。
代理一上车,就立马对老板崇拜得五体投地,赶紧表态,要跟着这个老板干了,想成为老板这样的人。
一个动作,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代理,转眼就被竞争对手抢走了。
如今的微商行业,大动作都是实力雄厚的大佬在battle,而小代理和小品牌们正在匆忙离场。
张爱林预言,最多三年,甚至要不了三年,所有做微商操盘手的,都会正规化。
往深处走,只有做品牌 全民微商的时代正在过去,而在张爱林看来,属于微商更好的时代正在到来。
“现在如果有人想做微商,随便选一个品牌,被坑的几率比以前小多了。
”他认同这种变化,并且认为这和早期淘宝的发展规律一致。
裸泳者开始上岸,张爱林现在想往潮水更深处走几步,去“做品牌”。
“品牌”这两个字,也是整场采访中张爱林提到最多的一个词语。
对品牌的执念源自他和董明珠的一次同台,他跟锌财经记者形容那次会议:他在台上说了三分钟,而坐在隔壁的董明珠说了一个小时,“我被她折服了”。
他把和董明珠坐在一起的合照发在朋友圈里,写下一段很长的感悟,“下定决心要好好做品牌。
” 董明珠带给了张爱林认同和信心,这是他在这个行业里,身边同等级别微商身上看不到的东西。
“混久了的老江湖,从开始设计这个盘子的时候,就知道要打造成什么样的,他们要找亮点,开始设圈套,为做一天而去设计一天。
”所以微商的品牌的死亡周期更短,三个月、五个月都是坎,能活过一年的品牌寥寥无几。
而一些刚入行的二十多岁小姑娘,抱着做下一次Dior品牌的梦想进来,结果阅历太浅,在最早和工厂沟通这一步就直接搁浅了。
“工厂会忽悠她们,或许她们的产品确实很好,但是谁不认为自己的产品好呢?” 张爱林心中最认同的还是格力和华为这类品牌,花上30年就为打造两个字。
“也有花十个亿、二十个亿、砸广告烧钱的,他们也能成为一个品牌,但是我们微商烧不起来。
” 也并不是缺钱,而是大部分微商想把钱花在更粗暴更直接的地方,比如给代理送600多万的劳斯莱斯。
但这其实也有猫腻,代理给品牌方打钱拿货,出钱最多的人可以提车。
代理打了600万的款拿了第一,以为自己白拿了一辆车,但其实二手的劳斯莱斯只要三百万。
“这群人更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给你车让你去炫,教你怎么去吸引流量,他们绝对不可能把钱花在广告上,因为花了也没用,又收不回,他们花出去就要收钱。
” 张爱林会在高铁和电视台投放广告,他不想和同行们一样短视。
这个行业已经总结出一套品牌发展周期规律:把产品做火,火了之后,低价出现、假货出现,接下来,这个品牌就死掉了。
整个行业都在想怎么遵循这套规律,赚更多钱,张爱林在想,只有打破它,他的品牌才能活下来。
后微商时代的新玩法 虽然已经习惯“微商”这个名字,但行业内部现在更喜欢提这个词:社交电商。
在很多人眼里,微商仍是那些每天在朋友圈打鸡血,发高糊九宫格广告的人,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那些“只是四年前的玩儿法”。
从2014年开始的野蛮生长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争议和喧嚣也渐渐平息,在公开场合,这个行业更愿意强调社交电商的力量。
根据艾瑞网的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消费预期支出中微商占比较2016年上升0.3%,可以看出,消费者还是愿意接受微商这个渠道。
政策的监管,以及市场优胜劣汰的游戏法则,微商行业正走在合规、升级的道路上。
 “未来十年,这个行业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 远远不用十年,日前,在一场超过1000人参加的“社交新零售“峰会上,社交电商传媒创始人方雨提到“未来社交电商的竞争力取决于数据、社群、内容、产品”。
好的产品只是基础,数据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必备的新技术手段,而社群和内容是企业运营的关键,决定着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高下。
没有哪个行业能像社交电商一样,创造出这么多的社交运营和流量变现的奇迹。
张爱林也说,他不担心这个行业的未来,因为微商能这么快速的发展一定有它的需求合理性。
虽然他被商务部邀请,为2017年《社交电商经营规范》献策,但是他心中仍担心未来,这个行业会不会被监管“一刀切”。
大部分同行比他要乐观,今年6月的《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中,“微商”被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范畴,虽然还没看到具体变化,但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个好消息。
不过这层层监管能不能让这个行业正本清源,答案也仍需等待。
长久以来,媒体和公众习惯带着精英视角,隔着玻璃去看这个行业,强行划分出折叠世界,彼此孤立,而这也不仅仅只是微商才遇到的问题。
借助微信流量红利崛起的特殊产物中,环球捕手日销售额最高达到2000万,云集微店公布的年销售额达到100亿,估值超过20亿美金,分列微信生态的电商排行榜二三名。
他们的前面只有一个名字,叫做拼多多。
有意思的是,连张爱林也无法理解拼多多的成功。
能看到的不一定是全貌,看不到的也不是不存在。
偶尔破除一下视障,看看五环外的世界,发现那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真实激烈的多。

【微商】

已有 96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